来源: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文章作者:佚名

 

  “减负”并非意味着不留作业,更不是说让学生完全没有学习的压力,“减负”是要把学习的主动权真正交给学生。孩子的课业负担来自学校简单而低水平的重复强化,过分强调重复书写、记忆的知识,缺乏有针对性的强化与自由想象。作业占据了学生们大多课余时间,没有留给学生更多自由思考的时间与空间。对此,应该加大教师培训力度,提升教师水平,从而提高教学质量。

  对于学校来说,要开发多样化的课程供学生自主选择,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中展现好奇、自由想象、大胆质疑和合作探索,从而唤醒每一名学生的潜能,构筑每一名学生的自我激励系统,让每一名学生都能够主动地、最大限度地发展自己天赋。教师也要转变,要从关注学习成绩本身转向关注学生学习的全过程。

  教师还可以通过大数据采集与分析,了解学生成长经历、知识基础、认知特点,从而进行个性化的指导和精准助学。学校与区域教育行政部门可以尝试建构课业负担检测预报模型,实行基于事实的时时跟进检测制度,提高“减负”效果。

  (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、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,本报记者柴葳、刘博智整理)


【相关内容】

印度学生将可通过在线学习获得学位

佚名

 

“复杂时代”的科学学习方法:了解认知天性让学习变得轻而易举

佚名

 

认知天性:让学习轻而易举的心理学规律,形成符合认知规律的学习策略

佚名

 

八成青少年睡眠不达标,熬夜学习的危害比想象中更可怕

Nana

 

新冠疫情下,家长和孩子如何解决网课学习困扰

余建祥

 

勤奋到让人心酸却依然是“学渣”:家长和学生应避免走入学习误区

余建祥

 

新冠疫情下,幼儿园的孩子如何在家健康学习成长

余建祥

 

新冠肺炎疫情2020延迟开学不是延时学习,停课不是用来休息是用来反超的

佚名

 

专家告诉你新冠肺炎疫情下,家长如何科学指导孩子学习成长

余建祥

 

家长向学习机索赔:含不雅内容致成绩大降

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