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文章作者:佚名

 

  “减负”并非意味着不留作业,更不是说让学生完全没有学习的压力,“减负”是要把学习的主动权真正交给学生。孩子的课业负担来自学校简单而低水平的重复强化,过分强调重复书写、记忆的知识,缺乏有针对性的强化与自由想象。作业占据了学生们大多课余时间,没有留给学生更多自由思考的时间与空间。对此,应该加大教师培训力度,提升教师水平,从而提高教学质量。

  对于学校来说,要开发多样化的课程供学生自主选择,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中展现好奇、自由想象、大胆质疑和合作探索,从而唤醒每一名学生的潜能,构筑每一名学生的自我激励系统,让每一名学生都能够主动地、最大限度地发展自己天赋。教师也要转变,要从关注学习成绩本身转向关注学生学习的全过程。

  教师还可以通过大数据采集与分析,了解学生成长经历、知识基础、认知特点,从而进行个性化的指导和精准助学。学校与区域教育行政部门可以尝试建构课业负担检测预报模型,实行基于事实的时时跟进检测制度,提高“减负”效果。

  (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、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,本报记者柴葳、刘博智整理)


【相关内容】

韩国学生现“网课后遗症”:学习水平退化,同学之间成绩差距拉大

佚名

 

小学神童为何后劲不足?“早学培优”是一种伪学习

方也

 

考上清华低保男孩凡尔赛发言:从不把学习当负担,完成学习后该玩就玩

佚名

 

考上清华低保男孩凡尔赛发言:从不把学习当负担,完成学习后该玩就玩

佚名

 

学习力教育中的“道法术器”

余建祥

 

为什么你不是学霸?学习中的心流与学业的关系

余建祥

 

天赋教育与学习力教育的认知和关联

余建祥

 

人民日报四问校外培训乱象④:校内减负校外增负怪圈怎么破

佚名

 

学习的认知层次:影响了两代美国人的教育认知目标分类体系

佚名

 

驯服大脑读书就能过目不忘,《过目不忘的读书法》给我们的学习启示

佚名